枯藤。

人的逝去,好比水溶于水。

Ring of future

日常废话在文后。

chapter.0

——我从未幻想过死亡的模样。

即便此刻溅到身上的是鲜红的液体,我所想的也不过是“冷兵器真不好用”这样的事。

推开那副即将倾靠到身上的、尚带余温的躯壳,我没有立即转身离开,而是掏出手机,拍下了眼前的惨况。

——怎么说比较合适呢。

这次的反应算得上及时吧。上次似乎是因为有外人介入的原因多费了点手脚,拍照的时候已经几乎看不见处理物了。血液也是,就像在烈日下暴晒的水珠,顷刻便只剩下模糊的水渍。

——毕竟是虚拟的存在?

完成指令。现在离开是最明智的选择。后续工作不属于自己的管辖范围内。

很快她就会被所有与她接触过的人遗忘吧。与她有关的记忆只在我的数据库里可以查找到,当然我并不会去回顾这无意义的事,所以与“消失”没什么差别。

死亡之类的,该说是生的里侧,抑或是生的无休止接续?

此人的死亡大概是正规的,被消除的乱码吧。

实在难以想象,死亡的实质对于这个世界意味着什么。

......永别了,不存在之人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姑且说明一下。我的名字是Steve。其实怎样称呼我都不介意,只要能够识别就没问题。

职业是作为所在地区的执法者之一,处理比较麻烦的事态。说白了就是像把散乱的货物归回原位,不过对我而言处理的对象是人。

......人吗。严谨地说,不是吧。

抛开这些不说,称呼也好,职业也好,这些不是我能选择的事。

——我,不是人。只是作为各个意义上都接近人的物体存在于此。不是在漫画杂志或是电子产品上人们阅览的那种机械,我如正常的人类那样运作着,进食或是睡眠都能办到,但不是必需品。与人类不同的是,我能够自行调整参数,诸如痛感或是共情力,这是为了使任务难度尽量削减。

说起来,时间也快到了,关于这次任务的最终裁决。

此前,我将收集到的材料传输给了上级,接下来的环节屈指可数,在接到消除对象或是放行对象的指示后,我会执行相关的举措。“消除”是更为便捷的指令,对我而言。或许这样的说法有些无理,但“同情被消除任务对象”在任务结束后是可谓是无用的情绪,除了我,谁也不会对此人留有记忆,“只针对对个体”的事对我毫无意义。

远处传来了轻快的脚步声,伴随其的是溢着热情的招呼。

“午安!这次也很顺利啊,不愧是你...”声音的来源是本市警局的副局长,Jeb。

他似乎很有精神,真是难得。不过他一贯对我如此热情,这样的反应也称不上反常。回应是必须的,于是我同样笑着冲他挥手。

“午安。顺利之类的,也是多亏了你们的协助,我只是尽了微薄之力。你是来告知我结果的吧?以往大多数时候是刑警队那边的人来...难得看到你。”

棕发男子有那么一瞬间露出了微带为难的神色。是我说错了什么吗。

“最近的工作会轻松一点。至于与你相关的工作,目前暂时由我接待。现在不便向你解释这些,反正对你也没有多大的差别...不说这个了,关于你的任务对象,决议结果是‘消除’,稍作休息后去处理吧,麻烦你了。”

虽然不是我应当关注的事,但他很少使用模糊的用词——。近日不少知道内情的人对我的态度都有几分反常。不过在不明缘由的情况下,再如何臆断都是徒劳,再者我也不擅长对人类的行为做出猜测,还是放弃比较好。

不管怎么说,现在最应该执行的是命令。我没有在此多做停留。

夏季正午的阳光相当耀眼,逐渐向城郊行去的我,行走在平整的街巷间,更是连一丝风都无法透进。置身在这样的环境里,着实难以多做思考。回过神来,我离目标的容身之所只有几步之遥。

这一带的居民都是各种意义上的困苦之人,建筑物低矮而老旧,青苔恣意蔓延在无人拾掇的石瓦间,藤蔓攀上同样无主的高大木本植物。现在大致是午餐的时间,却连饭菜的气味都觉察不到,于此居住的人们,都是靠什么维持生计呢。比起说是“生活”,更像是在苟延残喘吧。

——她又是怀着怎样的心绪,选择在这里度过最后的日子呢。不过,也像是她一向的风格。

这样想着,叩响了那扇用几根木条撑起才不至于一碰就倒的木门。

像是预料到了这一天的到来,她似乎一直都在门口等候,几乎在瞬间门便被推开,使我难得地吓了一跳。

“比想象的要来得早呢,Steve先生。”拥有及腰黑发的女子向我露出了相当平和的微笑,“虽然时间不多了,但还是有几件事想要嘱托。”

“我也不是那么着急...有要交代的事还是说清楚比较好,除了‘请放过我’之外的都没问题。”

“那种请求不像是我会提出的。我只是将最后的可能性告知与你,无关他人。如若你尚带良知......”

她的语气简直就像母亲对叛逆的孩子所做的思想疏导工作。这令我难免感到了不自在。

“你一定要归属于他们不可?你我皆知,这个世界本身就是为‘那一端’的人类观测用的道具而已。我也好,过去你处理过的对象也罢,不过是更早发现了它的实质。我这样说,并不是在为自我辩护,只是觉得就这样让一个仍存希望的个体作废,太过可惜。”

“我从一开始就没有反抗过这样的结局。到了谢幕的时候,对吧。你一定好奇过,生存于此的居民们,因何而有动力前行在这明知没有未来的路上。我向他们传递火种,他们回馈我以光明。纵然我泯灭化灰,这样的希望也不会断绝。我只是尽了我应尽的责任。”

“那么将你消除就是我应尽的责任。这样的演说,还是留给你的信徒比较好些。”

她没有再多说些什么,只是笑着摇了摇头,无言地张开了双臂。

接下来的事十分明晰。我将特制的刀刃取出,准确无误地捅进了那个致命部位。

在这期间,她的周身持续环绕着紫色雪花状的粒子。纷纷洋洋地消散在了空气中。

那之后的过程,也就是开头所述的部分。




啊...大概是写好了序的样子

主角是Steve 总体的世界观,在之后的章节里也会逐步说明

大概是没什么cp实质,不过有微量的话会在文前预警.

最后的女孩大家猜得到吧(并不)

如上,感谢阅读()

一个预告(伪)

是说好的麦块新坑...

新坑说的是发生在与我们的现实相称的,时间落差二分之一的里侧[虚拟]世界的故事

在如今的人类可观测范围内,进行着实验

换言之----是属于[如人类那样]生存并思考着的某一生物的故事.

...稍微有点出戏到F/E CCC的设定...之后再做修改吧

大概不会有多么明显的cp成分,但也有私心要素.文中章节前会有预警.

如上...详细预告稍后做出(咕咕咕警告)

虽然好像也没几个人看的到啦……为了这点破事也没必要打tag

新开的坑里大概还会有穴蛛x蜘蛛。

唔…百合年下……我还真没写过 不过挺戳我奇怪的萌点……

说起来。去p站逛了一圈,hs的粮还是好少啊……【在饿死的边缘反复横跳

希望还有更多更多的新人入坑啊。现在麦块里的宠物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海里游的都有,也该满足大部分人的喜好了吧。【奇怪的安利方向

是自娱自乐环节

说起来黑苦多好啊 为啥没人磕

(内里不正经的)可靠大姐姐x(硬核萌豚)暴躁老姐【】啥的多可爱啊

...可能是我口味太偏了(并不用心地反省)


咳 繁忙的日子过去了……我 我真的回来啦

好想看烦村29的熟肉啊……A姐的过去也相当在意来着

总之不会爬墙的

先试着码点小日常练练手好了……我有个挺大胆的想法【

当然…估计还要鸽几天,不久啦。

不可言说

人们总是在与自己无关紧要的事而欢呼雀跃,大声叫好,殊不知哪日这象征着绝对权威的秤砣会砸到自己脑袋上来。

那时的这些人便纷纷喊冤,却无人呼应

——看吧,外面又围上了一圈人,他们在大声叫好着。


嗨——嗨。

没死。
马上回来填坑。
感谢小天使们fo我啦。

关于1.1的华山论剑

别的没啥可说,就说说狗的赛后发言吧。好久没见他那么严肃了,感觉他也是为了这个比赛付出了很多,很负责了。规则还是很有必要的,太严可以调整,但必须遵守。这也是对在场其他人的一种尊重。…说起来狗为了准时到定九个闹钟也是很拼了哈哈哈哈哈哈x

唉我的事是真的多,我还想写狼人杀背景的mc呢…